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海燕掠过科学家试图揭开强台风背后的秘密

2018-10-28 12:38:27

“海燕”掠过 科学家试图揭开强台风背后的秘密

原标题:“海燕”掠过

这是一个Jayde de Veyra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去年11月8日,狂风在凌晨两点叫醒了他,5点暴风雨猛烈地下着,他说:“我不会走出去。”大约两个小时后,狂风和暴雨消失无影。De Veyra走出家门,感受着这个可怕的清晨。邻居在四处乱走、检查房屋、彼此询问,但是很快,狂风又突然来袭。“在户外的人开始尖叫‘它又来了,它又来了’。”De Veyra走回屋里,风暴比之前更严重。对于平静期的描述就是Josh Morgerman希望从与De Veyra的攀谈中获得的信息。De Veyra生活在距离菲律宾塔克洛班市以南37公里的一个名为Dulag的小镇上。作为专业的追风人,Morgerman和两个同事在宾塔克洛班市的Alejandro酒店经历了台风“海燕”,他们用镜头捕捉下了“海燕”的身影。“海燕”被认为是有史以来登上陆地的强台风。

4个月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春之日,Morgerman迈出了追逐“海燕”的脚步。他来到莱特省伤痕累累的沿海地区,收集了目击证人的描述,并拍摄下记录连根拔起的大树、被毁坏的建筑等数百张用GPS标记的照片,这些都有助于证实“海燕”确实登陆、风眼尺寸和风力大小等。Morgerman是研究“海燕”及其影响的数十位科学家之一。

该详细检测工作的目的是:要了解是什么让台风和大浪如此具有破坏力以及如何降低未来台风的破坏力。据悉,约有6000人死于“海燕”来袭,伤者人数高达2.8万人,1000人失踪,经济损失超过20亿美元。

研究人员记录了海岸线建设如何剥夺自然屏障、质量较差建筑距离海岸过近、灾难救援计划准备不足,以及公众缺乏相关应对意识。“在安全文化和应急准备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菲律宾大学迪利曼校区(UPD)地质学家Alfredo Mahar Lagmay说。

打破纪录

菲律宾可能是地球上易受风暴侵袭的国家之一。UPD物理海洋学家Cesar Villanoy指出,这个位于北太平洋西部的群岛“正处于台风带的前缘”。平均每年有8~9次破坏性台风“造访”这里。

但是“海燕”的级别非常高。台风从海水表面热量中吸取能量,而去年那些海水足够温暖,使得“海燕”能循路而行。通常台风搅拌的海水越深、越冷,暴风雨的能量就越小。但是在过去的20年里,异常稳定的偏东信风使得温暖海水在西太平洋积累,表层海水加热并增厚,从而形成了一个更大的风暴能源积蓄池。

中国台湾大学一位台风—海洋交互作用专家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西太平洋热带气旋的热势增加了10%。“海燕”发源于菲律宾以东3000公里的地区,公海为其提供足够的能量袭击陆地。“海燕”被视为曾经登陆的强热带风暴。气象学家通过其持续风速、风的半径和气压将热带风暴划分等级。

综合这3个标准,居于位置的是1979年的超级台风Tip,其持续风速达165海里/小时,30海里风力的半径为1100公里,并且海平面气压为870毫巴。当Tip横扫日本时,风力明显减弱,已不再是超级台风,但仍引发洪水并杀死42人。

“或许是时候出现一个新的风暴强度世界纪录了。”美国关岛大学气象学家Mark Lander说。他在发表于美国气象学会会议的论文中提到,美国海军和空军运行的联合台风警报中心预测,“海燕”的持续风力达170海里。

数据稀少

太平洋气旋的检测较少,主要通过卫星监测来预测风力和气压。可能也有近代台风堪比“海燕”,或者“海燕”能够与1897年同样摧毁塔克洛班市的台风“相媲美”。对于那场风暴的余波,马尼拉天文台负责气象观测的Jos Mara Algu也负责调查损失和与幸存者谈话。然后,他撰写了一份50多页的专题报告,记录了狂风和风暴潮留下的灾难,1299人死于这场灾难。

UPD地质学家Fernando Siringan表示,Algu的记录显示,1897年的风暴“可能与‘海燕’一样强大”。“这很令人悲痛。”马尼拉气象台气候学家Gemma Narisma补充道,“每次(灾难)来袭,我们都以为自己不曾遭遇过这种灾难,但回顾历史,我们却发现曾经发生过。”

无论“海燕”的排名是多少,它都在塔克洛班市周围海岸释放出致命风暴潮。研究人员记录了一个取决于当地地势的水墙,大约4~7米高,向内陆延伸了2公里。“这几乎完全摧毁了离岸两百米的地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沿海地貌学家Adam Switzer说。

即使在内陆数百米的范围内,人们也被迫待在两层楼高的屋顶上。“好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参与风暴后相关调查的Switzer说。一对夫妇告诉Morgerman,他们在自家二楼阳台上从洪水中拉出了一个男孩。

为了弄清楚海啸般的大潮是如何产生的,Villanoy、Switzer和一个勘察队收集了时间、高度、方向和洪水范围的证据。“我们知道了整个故事。”Villanoy说。与众不同的信风导演了这出“戏”。它们将水堆积在西太平洋,在过去20年里海平面上升了20多厘米。

膨胀的海水连同莱特岛奇特的地形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塔克洛班市位于San Pedro和San Pedro湾的顶部,少量海水从莱特湾向北凸出。就在塔克洛班市北部,狭窄扭曲的San Juanico海峡分离了莱特岛和萨马岛。生活在海湾北部边缘的居民告诉Villanoy小组一个奇怪现象:随着“海燕”的接近,海水开始远离陆地。

逆时针暴风驱动海水从狭窄的南面海湾的北部末端远离塔克洛班市。而当风暴过境时,风眼后方的南风推动海水急速回到北部。风改变的速度快到足以扩大风暴潮。虽然伤亡人数还未终确定,但Villanoy表示,实际数字可能更大。

地平线上的乌云

很少有科学家预测,随着全球变暖,多气旋地区将产生更多类似“海燕”的强烈风暴。日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现,有记录证明的西太平洋台风活动并未出现增加,未来风暴频率或强度也似乎不会增加。但是,一个趋势确定无疑:自然灾难引发的伤亡人数和损失在上升。

过去数十年里,菲律宾椰子种植园取代了抗风暴的红树林,并且该国几十万“流动人口”沿着海岸修建了棚户区,这些房屋通常位于防波堤的错误方向。仅塔克洛班市预计就有3.5万流动人口。

菲律宾政府对这些危险作出了警告。在“海燕”穿过太平洋时,气象学家就提前预测了它将在何处登陆且强度如何。全国危害运营评估的一个名为诺亚计划的新政府项目也预测了穿越地区的风暴潮的高度。

但是研究人员的灾后调查发现,预警信息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发挥作用。许多沿岸居民在学校和教堂中避险,而这些建筑在风暴或洪水中倒塌。也有人因曾经历过风暴而忽视预警。而且风暴潮来得太快,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灾难影响并不仅仅依赖于台风特点,还依赖于暴露度和脆弱性。”Narisma说。

“海燕”发生后,当地政府希望说服居民搬到内陆新建房屋。但是这些努力遇到了阻碍。居民担心失去自己旧的安置点,也不希望为新家等待数月时间,甚至许多人已经用碎片重建了房屋。

诺亚计划也帮助当地政府识别疏散区域。Lagmay也希望能将社会学家引入该计划,鼓励居民在突发事件中采取行动。“提高意识是迈向防灾准备状态的步。”他说。

Morgerman也希望能有所帮助。通过试着“尽可能地记录发生了什么”,他希望能减轻下一次超级飓风可能带来的影响。(张章)

原标题: “海燕”掠过科学家试图揭开强台风背后的秘密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型材铝方通
韩国直邮运费
港城印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