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紐約時報谷歌與微軟的網絡大戰

时间:2019-05-03 11:56: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導語:《紐約時報》今天發表分析文章稱,多年前,谷歌在首次研發Gmail時還是忐忑不安,唯恐得罪了自己的客戶雅虎和軟件巨擘微軟。如今,發展壯大的谷歌在進軍軟件市場已是咄咄逼人,毫不掩飾挑戰微軟的野心。

两大巨头的“云计算”之争

作为1名计算机科学家出身的企业高管,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职业生涯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与微软展开艰难的较量,并冷静视察这位强大的对手如何一一击败自己的大多数敌人。

在担任SUN公司首席技术官的日子里,施密特曾见证了公司董事长斯科特·迈克利尼(Scott G McNealy)如何挑战微软、鲍尔默(Steve Ballmer)及盖茨(Bill Gates)。而在出任Noevell CEO的四年里,施密特曾反复表示,微软的对头们试图“羞辱巨头”的做法太过愚昧,结果只能激起巨头的怒火。

六年前,施密特跳槽谷歌出任CEO,现在,他执掌着IT业创新意识,也令人生畏的公司之一,一个在互联搜索及络广告领域不墨守陈规的——谷歌。它利用手中巨大的资源和对新市场的野心,开始推出挑战微软核心业务的络产品。

谷歌与微软之间日渐升级的对抗,注定会成为商业史上一场史诗般的战役,可能会决定两家公司的鼎盛和发展进程,同时影响到消费者及企业如何工作、购物、沟通等涉及到数字生活的方方面面。谷歌认为,这一切都产生在距离消费者遥远的数据中心的服务器里:消费者使用各种无线和有线设备,通过互联实现各种运用,即所谓的“云计算(Cloud Computing)”。

而微软也预言到了互联的未来,但这个未来的重心是与微软的桌面PC软件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低调施密特

在谷歌总部一次长时间的采访中,52岁的施密特延续了一贯的低调作风,他含糊地解释一项被外界认定为谷歌攻击微软的举动,努力想澄清事实绝非外界所想。

“不是这样。”他解释说,谷歌在今年上半年推出名为“Google Apps”的络办公套件时,丝毫没有击败微软的想法。这套软件包括email、IM软件、日历、字处理及电子表格等一系列工具,相当与微软昂贵的Office办公软件的缩减版,但与Office不同的是,Google Apps免费供用户使用。施密特强调,Google Apps是谷歌通过互联推出计算服务的一个自然步骤。

他补充说,由于存在死机和病毒等问题,“大多数人认为,计算机非常复杂而且不可靠”,如果谷歌能通过互联提供计算服务,“将从实际上改善人们的生活。”

为了解释自己的观点,施密特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个长方形,并熟练写下一排能通过云计算实现的应用。他强调说,随着络连接速度的提高及络软件的升级,这一列表还在扩大。

随后,施密特在占长方形10%面积处画了一个记号,代表目前不能通过云计算实现的应用,例如高端的图象处理。这是不是说明,谷歌认为90%的计算都可通过云计算来实现呢?“从我们的观点看,确实如此,相当于90:10的比例。”施密特说,“云计算可以满足你在工作中几乎所有的需求”。

面对谷歌的攻势,微软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微软已斥资数十亿美元,欲在搜索和络广告上追赶谷歌,但截至目前还未获成功。除此之外,两大巨头还在其他诸多新兴领域对阵,其中包括络地图、络视频及软件等。

“谷歌的基础模式就是试图改变软件世界的所有游戏规则”,哈佛商学院教授大卫·约菲(David B. Yoffie)认为,如果谷歌获得成功,“微软创造的很多价值可能会遭到摈弃。”

但在微软,施密特的这番讲话遭到了批判。由于微软赖以生存的业务来自安装在PC上的传统软件,微软高管把“90%的计算任务将转而通过云计算实现”的说法斥为天方夜谭。“把今天的市场与未来的市场进行比较是完全错误的做法。”微软商业软件部门总裁杰夫·瑞科斯(Jeff Raikes)说。Office产品正在他的管辖之内。

瑞科斯是微软在职时间仅次于盖茨和鲍尔默的重要高管,他认为,谷歌对微软的挑战不仅方向毛病,而且暴露了谷歌的盲目自大。“(谷歌的)目的是出于竞争的私利,纯粹是为了挖微软墙脚,而不是为了消费者的利益。”

瑞科斯泄漏,微软在产品开发和消费者研究方面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对个人及企业使用软件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发现用户真正需要的是桌面软件和Office的强大功能,而市场就是的见证,“全世界有超过5亿人正在使用Office”。

事实的确如此,微软以超过90%的市场份额成为个人办公软件市场无可争议的。有业内人士认为,谷歌的加入并不会让微软陷入一场白刃战,因为消费者转向络软件将是一个长期而漫长的过程。

有分析师认为,谷歌不同于以往微软所击败的诸多竞争者:它规模更大、增长迅速、掌握着大量现金和人才。而且谷歌庞大的数据中心是由谷歌工程师为了实现高效、高速、低成本的目的而专门设计而成,使得谷歌在节能方面占据优势,同时还能以低成本推出更多的络计算功能。

“一旦你拥有这些数据中心,就会想到走出去,开发补充性的产品和服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前任教授、谷歌首席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Hal R. Varian)表示。

正因如此,谷歌才能以低价、甚至免费推出这些服务,从而促进搜索的增长并因此增加广告营收。

尽管谷歌开局得利,但对巨头口诛笔伐和彻底打倒却是两码事。微软固然不会坐以待毙,正如90年代,该公司通过将浏览器与其操作系统捆绑策略,击退了来自互联的波挑战一样,微软如今又重拾旧计,通过加入更多的络功能来阻击云计算。但微软步步谨慎,唯恐会侵蚀桌面软件的巨额利润。

谷歌的“快”文化

谷歌在互联搜索之外领域的探险将是一场艰辛的考验,对一家以短期推出产品和服务著称,同时在招聘和创新上都是以快闻名的公司,是否能在新的领域重现辉煌呢?

谷歌多变的企业文化可能令某些员工感到难以适应,甚至连施密特也承认,在加入谷歌不久后的一次会议上,他懊丧地发现,自己在讲话时,有一些员工在用笔记本回复邮件。“现在,我已放弃了改变这种行为的想法,他们必须得回邮件,因为快速反应很重要。”

“快速”对谷歌而言的确至关重要,而且谷歌也尽可能将它发挥到。传统软件的开发、测试和出货周期常常是年。但在谷歌——据施密特泄漏——从来没有所谓的2年计划,所有产品的路线图多只考虑到未来个月。

而谷歌也保持着云计算的节奏,大部分产品都是基于络,因此无需等待光盘送到消费者手中,或将程序下载安装到消费者的电脑里。在该公司,产品开发的阶段通常是按照小时计算。谷歌有时还会约请公司外的工程师参加这些项目,以鼓励独立的软件开发商将谷歌的技术作为各自产品的开发平台。

一个软件的诞生

本月初,谷歌发布了一款名为“Grand Prix”的软件,其开发周期仅为6周。“Grand Prix”能让用户通过浏览器更快、更方便地使用谷歌的搜索、Gmail、日历等络服务,目前已开发出了针对iPhone的版本,还会开发针对更多浏览器到版本。

“Grand Prix”来自于一名谷歌工程师在一个周末产生的创意,他很快写下原型代码,并email给负责产品的主管维克·古多特拉(Vic Gundotra)。古多特拉马上把代码发给了施密特,又被施密特转给了谷歌联合创始人赛吉·布林(Sage Brin)。在一个小时后,布林亲自查看了这些代码。

古多特拉回忆说,赛吉非常支持这个项目。随后,古多特拉在公司内部上发帖,呼吁有iPhone的员工参与测试。这个事例极好地证明了谷歌技术文化的一部分,即 “没有什么比代码更重要。”

随着更多的员工加入Grand Prix的测试计划,“反馈大量涌入”,古多特拉回想道。经过数周的完善和修补漏洞后,Grand Prix正式发布了。在Grand Prix短暂的开发过程中,没有经过任何正式的产品评估或审批程序。

古多特拉今年7月才加盟谷歌,此前他在微软工作了15年。他表示,自己曾经认为,微软是技术开发的“圣地”,但云计算的突起迫使自己重新斟酌职业生涯。

“我开始了解到,谷歌才是我能发挥自己影响力的地方”,“很多像我这样的工程师都非常酷爱软件开发事业,如果能在数周内就让自己的产品上市,这样的诱惑实在无法抵抗。”

除此之外,谷歌的另一大吸引力就是招聘中的实验精神和开放的态度。很多近毕业的大学生都会定期取得谷歌提供的就业机会,而在进入谷歌之前,他们甚至未被告知自己将从事何种类型的工作。谷歌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泄漏商业机密;另一方面是由于,谷歌高管们乃至自己都不知道需要新员工从事何种工作。

27岁的工程师Chrstophe Bisciglia已在谷歌工作了4年,算是一名老员工了。在过去2年里,他参加了不少校园招聘会,并面试过超过100名毕业生。

“我们在寻觅聪明的全才,就是能从事我们所需要的任何工作的人才”,Bisciglia解释说,“假定我们招了一个新人,谁又知道过了6个月后,这个人要从事什么工作?我们的发展速度实在太快了。”

施密特自己也承认,云计算不会在一夜间获得普及,特别是很多大型企业在改变习惯方面步伐缓慢,但很多中小型企业、大学及个人用户——即大多数的电脑用户——在转向云计算方面走得更快。他补充说,特别是小型企业,通过使用谷歌和其他公司提供的络服务,能极大削减开支并减少很多技术方面的麻烦。

但是,为了在云计算领域获得成功,谷歌必须争取企业用户。谷歌企业部门总经理戴夫·格罗伍德(Dave Girouard)正是此项业务的负责人。他于2004年加入谷歌,当时谷歌刚刚做出在搜索领域之外拓展的决定。

Gmail正是在格罗伍德加盟后不久推出的产品。早在2001年,一位名为Paul Buchheit的谷歌工程师就开始开发Gmail。谷歌内部对此有不少反对之声,因为当时谷歌还在为雅虎提供搜索服务,这对一家年轻的公司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雅虎当时也在推出自己的email服务。除了担心激怒雅虎,另一个担心就是进入微软的领地会引发软件巨头的警觉,刺激其将谷歌扼杀在摇篮里。

今天,随着谷歌的壮大及利润的增长,是否激怒微软这样的巨人已变得不再重要。随着Gmail上市准备就绪,如今已离开谷歌加盟一家创业公司的Buchheit说:“谷歌已经发展起来,因此对与微软竞争也不再如当初那般忐忑不安。”

企业市场之争

在企业级市场,谷歌正在成为一股推动变革的强大力量。“在过去年里,企业级和消费市场存在巨大的技术鸿沟。”格罗伍德说,“但这些已成为历史,不复存在。”

尽管谷歌在今年才开始积极拓展企业级市场,但格罗伍德对目前的成绩感到振奋。他泄漏,每天有2000家公司注册使用Google Apps服务,尽管其中大部分使用的是免费版本,但这些用户会为谷歌带来搜索相干的广告营收。另外,在60天的免费试用期结束后,有些雇员人数超过50人的公司已经开始注册收费的Google Apps Premier版本,每用户每年收费为50美元,其中包括客户服务。

格罗伍德透露,很多大型企业的技术经理正在与谷歌沟通,希望进一步了解Google Apps,通用电气、宝洁等跨国巨头则已公开表示正在试用这项服务。他预测,到明年,很多员工规模达数万人的大型企业将采用这项服务。

不过,谷歌的乐观在微软眼里不过是一厢情愿,负责微软Office产品的瑞科斯驳斥说,微软对企业市场的研究发现,该市场情况并非格罗伍德描绘的那般美好。

在企业市场,Google Apps有诱惑力的一项服务就是Gmail。具有160名员工的BankFirst金融服务公司是1家小银行,他们使用Gmail已有2个月,并高兴地替换掉了充斥了大量垃圾邮件的旧邮件系统。BankFirst员工喜欢使用Google Apps中的IM和日历功能,交流如何回答客户问题及设定会议日程。

但BankFist并没有使用谷歌的字处理和电子表格在内的“Google Docs”功能。与很多公司一样,他们主要依靠微软的Word和Excel来完成相关任务,“我们没有更换这些软件的计划。” BankFist的络经理Josh Hailey说。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公布的数据,Google Docs的受欢迎度正在不断提升,11月份,该项服务拥有160万用户,是去年同期的6倍。但具有20年历史的微软Office套装软件全球安装量达到5亿份,就算谷歌和施密特对云计算在企业中的运用预言准确,微软产品仍然是大多数公司的保险选择。

对谷歌和微软来说,另一大战略要地就是大学校园。在这里,赚钱并非首要任务,培养潜在用户才是目标。谷歌和微软都针对大学推出了免费的email服务。

以全美规模的大学——拥有6.5万名学生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为例,该校去年在经过反复评估后,决定采取谷歌的email服务,认为谷歌的专业服务比学校自己的技术部门更能保证6万学生的邮件安全,此外,学校每年还能为此节省50万美元的系统维护经费。

对谷歌来说,挑战不仅来自微软,还来自Zoho、Transmedia等新兴公司及雅虎这样的络巨头。“谷歌真的有决心提高办公效力吗?”微软Office团体副总裁克里斯·卡波塞拉(Chris Capossela)问道,“毫无疑问,我们才是。地球上没有一个用户在想到微软的时候没有想到Office。Office是微软DNA的一部分”,“毫无疑问,我们会竭尽全力保持在这一领域的领导地位,不管谁挡住我们的去路,我们都会奉陪到底。”

全球遗传基因研究中心落户武汉
茶叶界聚首云南普洱论道茶产业
美国11岁女孩发明不碎不洒水杯图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