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生活观察汉中屠狗风波敲响警钟

2018-11-02 12:45:32

生活观察:汉中“屠狗风波”敲响警钟

新华西安6月23日专电( 丁海涛) 今年3月以来,陕西省汉中市患狂犬病死亡人数不断增加。截至6月16日,已有13人患狂犬病死亡,近7千人被咬伤。为控制疫情,当地政府部门捕杀了3.6万多只狗,这一措施又遭到众多爱狗人士的激烈批评,使汉中一度陷入“屠狗风波”的舆论漩涡。

在汉中等地采访发现,养狗行为不规范,以及对养狗行为管理不到位,造成了人与狗两败俱伤的局面。如何规范养狗行为,已成为管理者和养狗者需要共同面对的难题。

“免疫率3%,带毒率18.3%”

在汶川地震发生后,经常到受灾严重的汉中市采访。走村串户时,每每遇到散养的狗冲着自己狂吠,都不禁暗自胆怯。的一位同事,2008年底在汉中宁强县采访时就曾被狗咬伤。这些狗的危险系数到底有多大?

汉中市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近日对来自汉台、南郑、城固、洋县、西乡、勉县6县区的71只家犬唾液进行检测,结果显示,犬只携带狂犬病毒率达到18.3%。城固、洋县和勉县犬只带毒率分别达到40%、30%和36.4%。

如此之高的带毒率,与犬只免疫率低不无关系。从汉中市有关部门了解到,疫情发生前,汉中市对狗的免疫属于自愿免疫。2008年全市犬只总量约37万只,免疫犬的数量只有4万只。而这4万只中,还有3万多只属于老疫区强制免疫范围,自愿免疫的只有8千多只,免疫率不足3%。

犬只免疫率低,带毒率高,成为汉中爆发狂犬病疫情的重要原因。据汉中市防制狂犬病指挥部办公室通报,今年3月份以来,狂犬病疫情在汉中五个县区暴发流行,截至6月16日,全市已有7千多人被咬伤,13人患狂犬病死亡。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唐青告诉,人患上狂犬病的死亡率几乎为100%。全国每年狂犬病死亡病例大部分在农村。犬只免疫和被犬咬伤者及时免疫是防止人患狂犬病的两道屏障。而在广大农村,犬只免疫率低,农民被咬伤后接种疫苗率低,狂犬病严重威胁着农村群众的生命。

了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十三条规定,“国家对严重危害养殖业生产和人体健康的动物疫病实施强制免疫。”狗的免疫,虽然与养殖业生产关系不大,但狂犬病导致死亡人数巨大。卫生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2007年因狂犬病死亡3300人,2008年死亡2373人。2008年,狂犬病全国报告死亡人数仅次于艾滋病、肺结核。

“养狗的多,负的少”

汉中市洋县李家村村民李小贤哭着说,她的丈夫李亚军死得很惨,浑身都被自己抓破了。去世前,李亚军不仅抓着被子咬,甚至妄图抓起妻子的手来咬。

李亚军意识清醒时告诉妻子,他于今年五一前后,被一辆来自西安的小车上的宠物狗咬伤手指,当时没在意,未做处理。5月28日,42岁的李亚军死于狂犬病,留下了母亲、妻子和上高二的儿子。

李小贤说,她虽然不知道那只狗的主人是谁,但她知道,丈夫死在了一个不负的养狗人手中。

西安红石榴伴侣动物救助中心负责人蒋宏说,负的养狗人,首先要保证狗不伤人,此外还会给狗防疫。万一狗咬了人,他会带受害者打疫苗。养狗和开车有相似之处。人们开车要对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负责,否则只能害人害己,养狗也是如此。现今社会,养狗的多,真正负的少。

家住西安市西影路的王宝巨告诉,在他所住的社区,有个看车棚的养狗人,他的狗不但不拴,而且狗长大一点后,他就不管喂了。这只狗仅靠院子里的老人们送来的剩饭维持生存,这是名副其实的“散养”。社区里还有个好吃懒做的人,他连自己都管不好,却养了好几只狗,特别破坏小区环境。

了解到,一些具有养狗传统的发达国家,早已就如何文明养狗达成了若干共识,形成了有章可循的“国际惯例”。如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宣传手册就这样要求宠物主人:“用人道的方式训练狗服从基本命令,如‘坐、停、来、不’;要保证给狗注射狂犬疫苗,并定期进行兽医检查;应对狗进行绝育手术,有利于减少狗的攻击行为……”

西安动物保护志愿者潘杰近日救助了一只遭遇车祸的小狗。6月2日,潘杰在西安市尚德路一家商店门口见到了这只后腿骨折的小狗,骨头都露了出来,生了蛆虫。而狗主人却不加治疗,听凭小狗自生自灭。潘杰和其他几个志愿者把小狗要了过来,捐钱为其做了截肢手术。

潘杰说,“相伴一生、牵好狗绳、清理狗粪、制止乱吠、注射疫苗”等,都是养狗者应该负起的。负不起就不要养,否则害人、害己、害狗。

“如何管理,难题待解”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分析,按照因果关系,这次汉中“屠狗风波”形成的“养狗行为不规范--狗咬人--人不打疫苗--人死亡形成疫情--当地政府打狗--狗主人感情被伤害--发表对当地政府部门不满”的链条中,养狗行为不规范和管理缺位是根源,而这一问题目前在我国许多地区广泛存在。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规范养狗”问题亟须解决。如何解决,似乎仍然是个难题。近日,黑河和汉中先后因为向狗“出招”,陷入舆论漩涡。5月20日,黑龙江省黑河市发布通告,“在城区及所辖爱辉区的4个村禁止养犬,从5月23日起,在禁养区内发现犬只一律捕杀。”通告一出立即引起强烈争议。捕杀行动终并未展开,当地政府转而就养狗管理向公众征集意见。陕西省汉中市为控制狂犬病疫情,给34万多只狗进行了强制免疫,捕杀3.6万多只狗,这一举措遭到了众多批评。

了解到,各地群众呼唤政府出台科学、与时俱进的管理办法,来有效规范养狗行为。西安市一些基层社区也进行了这方面的探索。碑林区三学街社区制定了文明养狗公约,并设立了“曝光台”,点名批评那些不文明养狗的社区居民。一位姓杜的居民说,“以前我家养的狗随地大小便,自己往往装着没看见。后来上了两回曝光台,我现在也带上除粪工具遛狗了”。灞桥区长乐坡社区,严格规定了遛狗时间和遛狗区域。

据西安市公安局限制养犬办公室负责人高晓华介绍,截至目前,西安市公安部门共给5万多只狗办了证,累计收缴无证犬、流浪犬1.7万多只。2001年以来,西安市区几乎没有人患狂犬病死亡。然而西安目前的限制养犬工作,主要靠公安机关一家孤军奋战,难以形成合力。比如西安市到底有多少只狗,这一摸底统计在缺少其他行政部门参与的情况下,就很难完成。建议采用“各级人民政府牵头负责组织实施,有关行政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各负其责,基层组织和社会组织参与”的管理模式。

捕鱼代理
护栏网
精益生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