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每当看到精英丑陋的言行我还真怀念毛主席

2018-10-31 14:10:03

每当看到精英丑陋的言行,我还真怀念毛主席

> 由于当今世界的主流话语权长期掌握在欧美人手中,他们又极端善于根本自己的需要和好恶进行舆论和价值观取舍,使得世界人们的思想意识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中国人也不例外。

以台湾为例,那可是美式民主制度的又一典型。可是,自李登辉执政以来,经济每况愈下,可台湾人在痛苦中依然骄傲,因为他们有了决定领导人的选票。红衫军围城未果他们还是骄傲,因为这表达了民众的意愿,至于是什么原因使得这种意愿不能实现,那就避而不谈了。马英九获胜他们骄傲,因为这体现了人民靠手中的选票给了贪腐的民进党说不,可似乎却忘了陈水扁是干完了"总统"任期退休的。后来,陈水扁惊天的贪腐行为终于掩饰不住了,长达数十年的一幕幕贪腐丑闻无不令人愤慨,台湾人依然骄傲,因为审判是公开透明的,至于在如此长的时间内扁家公然成了一个小朝廷,以及无休无止的、看不到头的司法程序所耗费的社会成本,他们又避而不谈了。

我们不妨换一个角度,假如大陆同级官员贪腐上十亿人民币,台湾人会怎么看。藜民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他们一定会集中火力批判大陆的社会制度,而不会像对待陈水扁那样仅仅看成是个案。

如果说台湾人被美式民主制度和价值观灌脑不能自拔多少还能够理解的话,生于斯长于斯的大陆人也这么看问题,就很难理解他们的思想观念是怎样被洗脑的。金融危机源自于美国、更广泛地蔓延于资本主义世界,我们那些常常赤膊上阵的"民主"逗士们有谁进行过分析批判?远的不说,只需看看在2008年中国发生的几件大事件中他们的言论,对照此次金融危机发生后,他们对西方世界所发生的一切所选择的沉默,就不难看出这些人头脑中近乎根深蒂固的价值观取向。事实上,在当今中国的络媒体中,依然有不少这样的人念念不忘时刻对自己的国家政府进行攻击。他们为向温总理掷鞋的欧洲人唱赞歌、为美军在伊拉克死亡四千人哀伤却将死伤几十万的伊拉克人视为草芥;他们将美国围堵中国看成是因为中国不民主,却避而不谈苏联的解体以及俄罗斯人的痛苦经历;他们甚至将前不久发生的CCTV新楼火灾说成是中国政府的9.11,极尽幸灾乐祸之能事;至于达赖受到西方世界的追捧,他们也加入其中,对自己国家的攻击怎么恶毒就怎么干。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很容易使人想起汉奸卖国贼是怎么产生的!

上面列举的事例是藜民我近亲身经历,并与之较量过的。可是,我知道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改变这些人的思想,因为他们其实另有所图。为此,他们根本不正视我所反驳的内容,而是无端定性我是什么5毛而极尽辱骂之能事。我常常为此痛心不已,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这些人的言论,怎么也不会相信在我堂堂中华大地上,还有这样一群崇拜西方制度和价值观到了奴颜婢膝程度之人。在当前金融危机下,他们的行为被我斥之为躲在阴暗角落里哼哼叽叽。很显然,一旦中国有什么问题出现(如上次的三鹿奶粉事件),他们又会像冬眠的动物仿佛听到春雷一样,又会道貌岸然地跳出来上纲上线地批判。其实,这些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方设法整垮中国政府,以期乱中取得梦寐以求的整理利益,即使人民因此重新陷入痛苦的深渊,甚至导致国家的分裂,也在所不惜。

坦率地说,每当看到这些人丑陋的言行时,我还真怀念毛主席!当我发表"不折腾--胡锦涛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坚定回答"一文遭到"自由中国论坛"点名大骂时,有友替我担心,但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这说明我的观点戳到了他们的痛处,使得他们忍不住跳出来骂街。

我曾在"批评不自由,赞美无意义--低劣的谎言"一文中明确表明了自己关于批评和监督政府应采取的态度,那就是"高速发展中的中国就像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十几岁孩子,肯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需要有人敢于监督和批评,但批评者首先必须有善良和理智的头脑。"也就是说,我们不是不要民主,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明确把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的政体制度,确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但是,中国实行怎样的民主,必须坚持兼容并蓄、走自己的路。因此,我们既不能一味拒绝西方民主制度中可以借鉴的东西,也不能恨不得西方的那一套简单照搬过来,因为只要稍有理性之人就不难发现,那一套在中国明摆着行不通。

毛泽东给他的后人留下的精神与思想遗产实在是太多了!苏联十月革命取得成功后,一大批中国革命者盲目照搬苏联经验,频繁发动城市武装暴动,在遭到一次次失败后依然不知改悔。毛泽东在遭受同样失败后及时进行了总结和冷静思考,彻底改变了十月革命路线,大胆探索"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之路,并在借鉴他人经验基础上开创了适合自身特点的游击战术。

可是,中国的"布尔斯维克"们根本无视毛泽东开创井冈山革命道路所取得的丰硕成果,依然将苏联革命模式奉为制胜法宝,结果使红军遭到了近乎毁灭性打击,中国革命也因此经历了生死攸关的蜕变和转折。

站在以史为鉴角度看当今中国,不难发现与井冈山时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们为什么不能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难道我们非得再来一次中华民族生存的长征?如果说那时候可能毁灭的只是一个政党的话,现在遭到类似的挫折可就是整个中国,说不定中华民族从此分崩离析,这是万万不能允许的。

如果说那时候的"布尔斯维克"们还是想着怎样实现中国革命胜利的话,当今的某些鼓吹西方政体者纯粹只是为了企图怂恿人民颠覆政府,这是有本质区别的。这又不由得让藜民我想起新中国成立后、文革前的历次思想路线斗争。我们必须承认的是,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中国共产党人,无论在人生经历还是治国理念上,都与许多脱胎于国民党统治的精英们有着深刻的分歧和矛盾。这种分歧和矛盾如果仅限于个人之间也就罢了,但在国家治理上就变成了新中国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的生死攸关的大原则问题。在遭到敌对势力围堵、国家急需稳定发展时期,简单套用西方民主形式,必然使国家停滞不前,本质上是在照顾精英利益的同时损害更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可惜,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几年思想路线斗争,依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终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生和扩大,从而使问题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当今中国经济得到了迅猛发展,国家政治更加开明,人民民主化进程大大加快。越是这样伟大时期,我们越要注意那些企图开倒车者和企图拉向邪路者。在藜民我看来,反击这些人有力的武器恰恰是毛泽东思想。只要站在历史的高度审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就不难揭穿那些鼓吹西方政体者漏洞百出的观点和险恶用心。

中国的民主政治之路还需要我们一步步地摸索,那种期待一掘而就的思想是好不得的。当某些精英们将西方政体吹嘘得神乎其神时,我们更应该小心上当受骗。

藜民

移动式登车桥
化学品安全说明书
融资租赁公司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